博数会新闻
博数会公告
业界新闻
国际博物馆数字化新闻
 
     
  您的位置: 首页 >> 博数会动态 >> 业界新闻  
     
 
用数字化技术推动保存、展示与传播中国博物馆学会数字化专业委员会首届学术研讨会综述
2013-08-26

作 者:文物网信息中心 李让

        我国的博物馆早在20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博物馆的数字化建设的探索。经过20年的实验阶段,我国数字化博物馆的发展已经进入成熟阶段,现在正在向更广更深发展。搞好信息化建设,提高文博事业的管理水平,是今后博物馆发展的必然选择。

       为了更进一步推进我国博物馆数字化建设、为我国博物馆数字化建设作出科学、全面、系统规划,中国博物馆学会经过长期酝酿和认真筹备,于11月28日成立了数字化专业委员会。

       首都博物馆受中国博物馆学会委托,承担了中国博物馆学会数字化专业委员会的筹建工作。

       中国博物馆学会理事长张文彬出席了28日在北京召开的数字化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代表中国博物馆学会常务理事会向大会表示祝贺,并传达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同志最近关心、支持数字化博物馆建设的重要指示精神。

       国家文物局博物馆司科技处姚兆处长向会议通报,国家文物局已经将数字博物馆的研究正式立项。

       出席会议的有49所博物馆及大学(文博专业、计算机专业)的93位代表,还有长期以来为博物馆数字化建设提供相关专业技术的9家企业的17位代表。28日的数字化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召开后,全体代表一起参加了随后召开的首届学术研讨会。故宫博物院信息中心副主任胡锤、南京博物院信息中心主任张小朋、新当选的数字化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主任祝敬国、上海博物馆信息中心主任胡江以及阿科普公司、上海长江集团金鑫公司、北京东方永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得意传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专业人员共29位与会代表在研讨会上发言,中国国家博物馆信息中心主任郭远锐作了大会总结报告。

       与会代表结合20年实验阶段我国文博单位探索数字化博物馆建设发展之路的实际情况,主要从理论和实践两个方面,交流与研讨了各自的收获、成果、经验和教训,对一些普遍存在的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更进一步推进我国博物馆数字化建设,首先必须要解决概念问题。目前关于博物馆信息化建设的提法,大家都感觉概念比较混乱,有“数字化博物馆”,有“博物馆的数字化”,有“数字博物馆”,有“博物馆信息化”等等。

       南京博物院是我国最早开展文物藏品信息化工作的博物馆之一。南博信息中心主任张小朋是国内文博界少有的在文博专业和信息技术方面都深造过的专家,他认为,这恰恰表明我国博物馆信息化建设工作还处于初始发展阶段,对其中的各项工作性质和内容认识还比较模糊。他指出,“数字”或“数字化”揭示了计算机工具的本质,是指直接利用计算机技术来完成的工作,其着眼点在于工具本身。“信息”或“信息化”一词,是指收集、整理、加工、保存、利用、传播人类社会和自然界所产生的各类有用符号,其中主要利用的技术为计算机及其相关技术,着眼点在于信息本身。博物馆的信息化建设分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实体博物馆的信息化建设,另一方面是虚拟博物馆的建设。实体博物馆的信息工作,主要着重点在于利用计算机、通信等技术,收集、整理、保存、加工、展示、研究各类文物信息。实体博物馆的信息化建设的基础工作在于藏品管理信息系统的建设,还包括博物馆建筑本身的各个方面,如安全监控系统、楼宇自控系统和计算机网络系统。虚拟博物馆建设则完全是利用计算机和网络技术而存在的博物馆。虚拟博物馆是实体博物馆在网络上的代言人,即“离岸博物馆”,是与任何一家实体博物馆毫无关系的博物馆。它可以没有固定的专有建筑、人员和实体藏品,但具备了博物馆的其他一些特征,如有一定数量的藏品(不一定是实际的实体藏品)、有展出等。虚拟博物馆是博物馆的发展方向之一,它突破了空间和时间的限制,在更大的范围内服务于社会,但并不能代替实体博物馆的存在。实体博物馆的信息化建设最终将打破博物馆之间的壁垒,实现文物资源的全人类共享。

       祝敬国从博物馆数字化势在必行,新的虚拟世界正在直追我们的现实世界,数字化博物馆与博物馆数字化,智能化与信息化,文物知识工程,标准规范与工程技术等方面系统地向与会者介绍了博物馆数字化的若干概念。

       他指出,古汉字、古建筑、文物鉴定等的数字化基础技术是文物工作所特有的专业内容,也是中国博物馆数字化必须完成的任务。这个任务完成得越晚,就会丧失学术优势,贻误文物工作数字化的进程。鉴于现阶段无论中国还是外国,博物馆的数字化都处于探索阶段,必须认识到,博物馆数字化是一个有始无终的现代化发展过程,有些工作短时间内甚至看不到一点可实用的具体效果,对此应有足够的思想准备。针对定量化和标准化是一切信息系统的基础而我国博物馆标准化工作进展还不令人满意的现状,祝敬国强调,博物馆的标准化就必须针对不同的需要和应用,应该采取总体规划、分步实施的方法推进博物馆标准化的进程,而博物馆的数字化工程不能够被动地等待标准化。

       对于博物馆数字化建设,祝敬国提出了这样一个目标——贴近实际、追求实效。注重文物博物馆与数字化技术的专业融合,争取数字化工程的针对性和利用率,这是博物馆数字化工程成功的根本保证,也是博物馆数字化顺利发展的关键。

       著作权的保护也是当前在数字化博物馆建设中亟待解决的问题,文物出版社图像数据处理中心的张晓悟从“著作权”的概念着手,介绍当前博物馆数字化建设的状况,分析了著作权的保护在未来博物馆数字化建设中的作用和意义。

       胡江介绍了博物馆信息化发展的最新动态。沈天鹰谈了博物馆信息资源共享中的权利与义务。

       文博单位在数字化建设实践中遇到的具体问题、解决问题的具体方法,也是与会代表关注的焦点。

       胡锤介绍了“数字故宫”建设的情况。故宫规划的信息化建设体系是在网络通讯平台的支持下,由资源信息采集、加工管理层、文博业务信息层和由其支撑的业务管理信息平台和文化展示平台共同组成的。院内计算机信息通讯网络从1998年开始建设,经过5年时间和前后三期的扩容改造,已经铺设光缆12公里,超五类双绞线60公里,共有24个子网。今后,故宫还将探索采用高效的无线网络等新技术,力争在不破坏古建和古建基础的前提下,将信息通讯连接到每一个陈列室。

       “以信息化做为杠杆和支点,改造传统的博物馆,全面提高综合管理水平、业务水平和学术水平,使故宫博物院尽快跻身世界一流现代化博物馆之列”是故宫博物院领导提出的治院方针。建设“数字故宫”对于长期沿着传统工作模式运行的故宫博物院来说是全新的课题。

       在推进博物馆信息化工作的时候,只能采取循序渐进的办法,不断吸取传统管理中的成功经验,对传统的工作程序尽可能少作改动,使文博一线的工作人员确实感觉到信息化给他们的工作带来的方便,使他们的工作效率有了明显的提高。前期由信息中心负责推进的各个信息化应用建设项目的各项功能、流程控制点的设置和系统的操作方式,一定要得到文博一线工作人员的认可。

       胡锤呼吁正在搞数字化建设的文博单位,在规划信息系统建设工作时,要对数据采集予以特别的重视。在任何信息系统的建设过程中,数据采集阶段是数据库建设工作中最艰巨的工作。在以往许多信息系统的建设过程中,信息人员往往忽视了持久的、枯燥乏味的数据采集过程,搭好了硬件平台就高喊建成了系统;粗写了一个软件,就报喜“实现了信息化”,这种做法对博物馆信息化建设工作是非常有害的。

       故宫博物院信息中心的梅雪还详细介绍了在故宫博物院文物管理信息系统的建设过程中,在建立至关重要的基础数据表时遇到的一些关键问题以及解决方法。

       中国文物信息咨询中心部门主管陈刚介绍了国家文物信息资源共享平台技术体系的初步建设情况。

       与会代表还交流了一些具体的“实践”情况,如:数字化天文馆与北京天文馆新馆建设;馆藏文物数据库建设中遇到的数码影像拍摄问题;中国农业博物馆局域网组网的设计;田野考古地理信息系统的初步研究及应用;中华世纪坛的数字艺术馆建设;敦煌壁画的数字化与数字莫高窟建设;虚拟文化遗产保护和数字三峡博物馆;沉浸式虚拟环境在数字博物馆中的应用;成都永陵博物馆数字化建设规划;数字化博物馆藏品档案的语言表达及规范;博物馆藏品信息分析;自然与文化遗产数字化建设的反思;信息化技术与博物馆藏品管理;数字化技术在博物馆服务中的应用等。

       博物馆数字化建设离不开相关企业提供的支持、服务,共有9家企业在研究会上展示了企业形象并向大会介绍了他们能够向文博界提供的技术,阿科普公司介绍了他们为首都博物馆新馆安装的最新消防自动化系统,上海长江集团金鑫公司介绍了i-MUSE在上海博物馆的应用,北京东方永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介绍了金博通用文博信息资源管理平台,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介绍了2003年正式推出的博物馆信息化整体解决方案和关键技术产品,得意传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介绍了博物馆数字化工程与典藏加值应用的策略和实例研究。

       与会代表对中国博物馆学会数字化专业委员会首届学术研究会取得的成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对委员会今后在广泛调动文博工作者积极参与博物馆数字化建设、全面推动中国博物馆数字化建设将要发挥的重要学术作用寄予厚望。

       本报记者 李让 我国的博物馆早在20年前就已经开始了博物馆的数字化建设的探索。经过20年的实验阶段,我国数字化博物馆的发展已经进入成熟阶段,现在正在向更广更深发展。搞好信息化建设,提高文博事业的管理水平,是今后博物馆发展的必然选择。

       为了更进一步推进我国博物馆数字化建设、为我国博物馆数字化建设作出科学、全面、系统规划,中国博物馆学会经过长期酝酿和认真筹备,于11月28日成立了数字化专业委员会。

       首都博物馆受中国博物馆学会委托,承担了中国博物馆学会数字化专业委员会的筹建工作。

       中国博物馆学会理事长张文彬出席了28日在北京召开的数字化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代表中国博物馆学会常务理事会向大会表示祝贺,并传达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同志最近关心、支持数字化博物馆建设的重要指示精神。

       国家文物局博物馆司科技处姚兆处长向会议通报,国家文物局已经将数字博物馆的研究正式立项。

       出席会议的有49所博物馆及大学(文博专业、计算机专业)的93位代表,还有长期以来为博物馆数字化建设提供相关专业技术的9家企业的17位代表。28日的数字化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召开后,全体代表一起参加了随后召开的首届学术研讨会。故宫博物院信息中心副主任胡锤、南京博物院信息中心主任张小朋、新当选的数字化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主任祝敬国、上海博物馆信息中心主任胡江以及阿科普公司、上海长江集团金鑫公司、北京东方永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得意传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专业人员共29位与会代表在研讨会上发言,中国国家博物馆信息中心主任郭远锐作了大会总结报告。

       与会代表结合20年实验阶段我国文博单位探索数字化博物馆建设发展之路的实际情况,主要从理论和实践两个方面,交流与研讨了各自的收获、成果、经验和教训,对一些普遍存在的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更进一步推进我国博物馆数字化建设,首先必须要解决概念问题。目前关于博物馆信息化建设的提法,大家都感觉概念比较混乱,有“数字化博物馆”,有“博物馆的数字化”,有“数字博物馆”,有“博物馆信息化”等等。

       南京博物院是我国最早开展文物藏品信息化工作的博物馆之一。南博信息中心主任张小朋是国内文博界少有的在文博专业和信息技术方面都深造过的专家,他认为,这恰恰表明我国博物馆信息化建设工作还处于初始发展阶段,对其中的各项工作性质和内容认识还比较模糊。他指出,“数字”或“数字化”揭示了计算机工具的本质,是指直接利用计算机技术来完成的工作,其着眼点在于工具本身。“信息”或“信息化”一词,是指收集、整理、加工、保存、利用、传播人类社会和自然界所产生的各类有用符号,其中主要利用的技术为计算机及其相关技术,着眼点在于信息本身。博物馆的信息化建设分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实体博物馆的信息化建设,另一方面是虚拟博物馆的建设。实体博物馆的信息工作,主要着重点在于利用计算机、通信等技术,收集、整理、保存、加工、展示、研究各类文物信息。实体博物馆的信息化建设的基础工作在于藏品管理信息系统的建设,还包括博物馆建筑本身的各个方面,如安全监控系统、楼宇自控系统和计算机网络系统。虚拟博物馆建设则完全是利用计算机和网络技术而存在的博物馆。虚拟博物馆是实体博物馆在网络上的代言人,即“离岸博物馆”,是与任何一家实体博物馆毫无关系的博物馆。它可以没有固定的专有建筑、人员和实体藏品,但具备了博物馆的其他一些特征,如有一定数量的藏品(不一定是实际的实体藏品)、有展出等。虚拟博物馆是博物馆的发展方向之一,它突破了空间和时间的限制,在更大的范围内服务于社会,但并不能代替实体博物馆的存在。实体博物馆的信息化建设最终将打破博物馆之间的壁垒,实现文物资源的全人类共享。

       祝敬国从博物馆数字化势在必行,新的虚拟世界正在直追我们的现实世界,数字化博物馆与博物馆数字化,智能化与信息化,文物知识工程,标准规范与工程技术等方面系统地向与会者介绍了博物馆数字化的若干概念。

       他指出,古汉字、古建筑、文物鉴定等的数字化基础技术是文物工作所特有的专业内容,也是中国博物馆数字化必须完成的任务。这个任务完成得越晚,就会丧失学术优势,贻误文物工作数字化的进程。鉴于现阶段无论中国还是外国,博物馆的数字化都处于探索阶段,必须认识到,博物馆数字化是一个有始无终的现代化发展过程,有些工作短时间内甚至看不到一点可实用的具体效果,对此应有足够的思想准备。针对定量化和标准化是一切信息系统的基础而我国博物馆标准化工作进展还不令人满意的现状,祝敬国强调,博物馆的标准化就必须针对不同的需要和应用,应该采取总体规划、分步实施的方法推进博物馆标准化的进程,而博物馆的数字化工程不能够被动地等待标准化。

       对于博物馆数字化建设,祝敬国提出了这样一个目标——贴近实际、追求实效。注重文物博物馆与数字化技术的专业融合,争取数字化工程的针对性和利用率,这是博物馆数字化工程成功的根本保证,也是博物馆数字化顺利发展的关键。

       著作权的保护也是当前在数字化博物馆建设中亟待解决的问题,文物出版社图像数据处理中心的张晓悟从“著作权”的概念着手,介绍当前博物馆数字化建设的状况,分析了著作权的保护在未来博物馆数字化建设中的作用和意义。

       胡江介绍了博物馆信息化发展的最新动态。沈天鹰谈了博物馆信息资源共享中的权利与义务。

       文博单位在数字化建设实践中遇到的具体问题、解决问题的具体方法,也是与会代表关注的焦点。

       胡锤介绍了“数字故宫”建设的情况。故宫规划的信息化建设体系是在网络通讯平台的支持下,由资源信息采集、加工管理层、文博业务信息层和由其支撑的业务管理信息平台和文化展示平台共同组成的。院内计算机信息通讯网络从1998年开始建设,经过5年时间和前后三期的扩容改造,已经铺设光缆12公里,超五类双绞线60公里,共有24个子网。今后,故宫还将探索采用高效的无线网络等新技术,力争在不破坏古建和古建基础的前提下,将信息通讯连接到每一个陈列室。

       “以信息化做为杠杆和支点,改造传统的博物馆,全面提高综合管理水平、业务水平和学术水平,使故宫博物院尽快跻身世界一流现代化博物馆之列”是故宫博物院领导提出的治院方针。建设“数字故宫”对于长期沿着传统工作模式运行的故宫博物院来说是全新的课题。

       在推进博物馆信息化工作的时候,只能采取循序渐进的办法,不断吸取传统管理中的成功经验,对传统的工作程序尽可能少作改动,使文博一线的工作人员确实感觉到信息化给他们的工作带来的方便,使他们的工作效率有了明显的提高。前期由信息中心负责推进的各个信息化应用建设项目的各项功能、流程控制点的设置和系统的操作方式,一定要得到文博一线工作人员的认可。

       胡锤呼吁正在搞数字化建设的文博单位,在规划信息系统建设工作时,要对数据采集予以特别的重视。在任何信息系统的建设过程中,数据采集阶段是数据库建设工作中最艰巨的工作。在以往许多信息系统的建设过程中,信息人员往往忽视了持久的、枯燥乏味的数据采集过程,搭好了硬件平台就高喊建成了系统;粗写了一个软件,就报喜“实现了信息化”,这种做法对博物馆信息化建设工作是非常有害的。

       故宫博物院信息中心的梅雪还详细介绍了在故宫博物院文物管理信息系统的建设过程中,在建立至关重要的基础数据表时遇到的一些关键问题以及解决方法。

       中国文物信息咨询中心部门主管陈刚介绍了国家文物信息资源共享平台技术体系的初步建设情况。

       与会代表还交流了一些具体的“实践”情况,如:数字化天文馆与北京天文馆新馆建设;馆藏文物数据库建设中遇到的数码影像拍摄问题;中国农业博物馆局域网组网的设计;田野考古地理信息系统的初步研究及应用;中华世纪坛的数字艺术馆建设;敦煌壁画的数字化与数字莫高窟建设;虚拟文化遗产保护和数字三峡博物馆;沉浸式虚拟环境在数字博物馆中的应用;成都永陵博物馆数字化建设规划;数字化博物馆藏品档案的语言表达及规范;博物馆藏品信息分析;自然与文化遗产数字化建设的反思;信息化技术与博物馆藏品管理;数字化技术在博物馆服务中的应用等。

       博物馆数字化建设离不开相关企业提供的支持、服务,共有9家企业在研究会上展示了企业形象并向大会介绍了他们能够向文博界提供的技术,阿科普公司介绍了他们为首都博物馆新馆安装的最新消防自动化系统,上海长江集团金鑫公司介绍了i-MUSE在上海博物馆的应用,北京东方永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介绍了金博通用文博信息资源管理平台,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介绍了2003年正式推出的博物馆信息化整体解决方案和关键技术产品,得意传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介绍了博物馆数字化工程与典藏加值应用的策略和实例研究。

       与会代表对中国博物馆学会数字化专业委员会首届学术研究会取得的成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对委员会今后在广泛调动文博工作者积极参与博物馆数字化建设、全面推动中国博物馆数字化建设将要发挥的重要学术作用寄予厚望。

     
 
申请入会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